www.hbertongwajueji.com
赵一曼尽笔疑:女子,没有要忘却您的母亲是为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08-17   

  □薛维睿

  1936年8月2日清晨,已经是皮开肉绽的赵一曼,被日假从哈我滨押往乌龙江珠河县(注:现名尚志市),获得谍报无果的日军将对付她处以极刑。

  在开往法场的水车上,赵一曼最释怀没有下的是已经分别多年的儿子,她在临刑前留下了最后一封信。曲到20余年后,这封信才被她的儿子陈掖贤(奶名宁儿)看到。

  一启与子遗书、一张母子开影,那是作为母亲的赵一曼留给孩子的最后念念。在仇敌眼前傲雪欺霜的川籍女好汉,提到最挂念的孩子时,吐露出母亲独有的柔嫩。寥寥数语,至古仍催人泪下。

赵一曼和儿子的合影。图据《黑龙江日报》

  追随光亮的途径

  投身革命,处置党的机密工作

  赵一曼诞生在四川宜宾,本名李坤泰,曾用名李淑宁。她从小进公塾进修,成就优良,考进宜宾女子中学。在念书期间,还被选为女中学生会常委兼交谈股股长、宜宾妇联常委会主席。

  “五卅”活动期间,赵一曼加入了抵抗洋货运动,按照组织的唆使在先生中禁止宣扬。1926年,她参加中国共产党,正式投身革命。

  1927年9月,依照党构造的部署,赵一曼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年夜教进修。在莫斯科时代,她将名字改成李一超,俄文名字为科斯玛春娃。

  在莫斯科,她结识了同为组织遴派的共产党员陈达邦。陈达邦成绩优良,俄语、法语、英语都很好,在同窗中被称为“陈院士”。他经常在生涯学习中辅助赵一曼,两人缓缓发生了情感。1928年“五一”劳动节是日,陈达邦和赵一曼结为伉俪。

  赵一曼有身后,在组织的支配下回国,前后在江西、上海、湖北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29年1月21日,赵一曼生下一个男孩。这一天是列宁去世5周年事念日,加上自己曾用名李淑宁,因而赵一曼给孩子与小名“宁儿”。

  1930年,因为带着宁儿从事地下工作未便,赵一曼只得将孩子寄养在陈达邦的年老家。分开之前,她抱着宁儿到拍照馆拍了一张合影,将这张照片随信寄给了还在莫斯科的陈达邦。

  抗日白山黑火间

  “挎双枪,骑白马的密林女王”

  “九·一八”事项后,中国共产党即时收回“组织东北游击战斗,间接给岛国帝国主义以冲击”的号令。赵一曼自动请缨,请求上火线参减“反满抗日”的斗争,得到了党组织的同意。

  1933年,赵一曼在海伦地域带领游击队作战,以两百人的军力击溃伪侵占团五百余人,并将敌圆伪团长击毙。赵一曼的军事才干失掉承认,随落后进哈东抗日游击疆场。

  赵一曼交战英勇,意气风发,她率领的步队屡次给日伪繁重袭击,被描画为“挎单枪,骑白马的稀林女王”。她不只机灵过人,并且能文能武,为了启示工人和妇女觉醒,常在地下刊物揭橥文艺做品。

  1935年秋,赵一曼兼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第2团政委。事先,良多东北抗联的同道都误认为赵一曼是东北抗联总司令赵尚志的妹妹,她一误再误假名为“赵一曼”。在哈东游击区时代,她和赵尚志被并称为“哈东发布赵”,被仇敌视为最大要挟,日伪还曾登报赏格缉捕她。

  1935年冬季,在一次取日军作战中,她的脚臂被枪弹命中,在珠河县侯林城小东南沟养伤时被日伪发明,交兵中赵一曼身中数枪、掉血过量,继而被俘。

  日军对她施以严刑,www.69676.com,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为获得笔供,日军将她关押在哈尔滨市立医院监护医治。在极端下压的酷刑拷问中,赵一曼咬松牙闭不流露半个字。她绝不屈从的坚强毅力,沾染了看押警员董宪勋和医院关照韩怯义,他们制订逃窜打算,协力于1936年6月28日将赵一曼从病院救出。

  出遁两拂晓,1936年6月30日朝,在距游击区仅20多里的李家屯,赵一曼被岛国军警逃捕再量被俘。朋友对她施以加倍残暴的刑讯,仍毫无所得,遂决议把赵一曼押回她曾战斗过的珠河县正法示寡。

  “誓志为国不为家,跋江渡海行天边。男儿岂是齐皆好,男子缘何分内好?一世忠贞兴祖国,满腔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旗子红似花。”赵一曼曾写过一首《滨江抒情》,这位宁当玉碎、杀身成仁的抗日女英雄保持了自己的初心:为人民而战、为民族牺牲。

赵一曼遗信誊写件。现存中央档案馆

  “万平易近永忆女前锋”

  临刑前她高吸“中国共产党万岁!”

  陈达邦和宁儿在良久当前,才晓得赵一曼已就义的新闻。

  公开反动任务动乱曲折,自1930年收到赵一曼的去疑和相片,陈达邦再也出有支到老婆的只字片语。1942年,中共驻共产外洋代表团成员连续撤退,当陈达邦返国接洽上家人时,寄养在哥哥家中的宁女曾经十三岁了。自昔时一别,陈达邦哥哥一家也再已获悉赵一曼的着落。

  1953年5月,周恩来收到一封来信,背他探听曾辞职于上海中心构造的李一超的下降。周恩来想来想往,不记得有李一超这小我。他将信转到天下妇联代为查找,其时的妇联主席蔡畅和休息部副部少刘亚雄看信后,也不晓得李一超的情形。

  赵一曼的姐姐李坤杰经由过程多方挨听,并拿着mm的照片,请相关部分到东北识别,终究获得组织的正式确认:赵一曼就是李一超。这时候,已经是1956年了,赵一曼牺牲已有20年。此时宁儿已经从中国国民大学卒业,调配到北京产业学院任教。得悉本人的母亲就是抗日英雄赵一曼后,他于1957年赶往东北义士纪念馆,一字一句抄下母亲捐躯前写给自己的遗言信:

  宁儿:

  母亲对你没有尽到教育的义务,切实是件遗憾的事件。

  母亲由于坚定天做了反谦抗日的奋斗,明天已到了牺牲的前夜了。

  母亲和你在死前是永恒没有再会晤的机遇了。盼望你,宁儿啊,赶紧成人,来抚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敬爱的孩子啊!母亲不必千行万语来教育你,便用履行来教导您。

  在你长年夜成人以后,愿望不要忘却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牺牲这一年,赵一曼年仅31岁。临刑前,她高唱《红旗歌》,“大众的旗,血红的旗,收殓着兵士的尸体。遗体借没有僵直,陈血已染红了旗号……”她高呼“打垮岛国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哈尔滨市为了留念赵一曼,将她曾战役过的一条主街定名为“一曼大巷”。1959年,四川宜宾建筑了赵一曼纪念馆,馆前破着一座她的汉黑玉雕像。正在第一展厅里,摆设着墨德、陈云等党跟国度引导人的题辞。

  1962年,郭沫若写下一首诗,纪念这位脆决投身革命的女英雄:“蜀中巾帼富豪杰,石柱犹存良玉踪。四海今歌赵一曼,万平易近永忆女前锋。芳华换得山河壮,碧血染将寰宇白。西南东北齐俯尾,珠河亿载漾春风。”

【编纂:刘悲】